长葛市新闻频道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牛李党争:他两次入相,功绩甚大,却外放崖州,含恨而

发布日期:2020-06-30 05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牛李党争是中晚唐的重要历史事件,是中晚唐社会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,其与宦官专权、藩镇割据并为中晚唐社会的三大特征,加速了李唐政权的崩溃与瓦解。 牛李党争,指中晚唐之际,以牛僧孺为首的集团和以李德裕为首的集团之间的斗争。牛李党争起于唐宪宗元和三年(808),以牛僧孺、李宗闵、皇甫?对直言策时与李德裕之父李吉甫发生冲突为开始,终于李德裕贬死崖州的宣宗大中三年(849),党争前后持续了四十一年。

李德裕与中晚唐政治有着紧密的联系。其两次入相,行政积极,多有善政:外抗异族,内制藩镇,改科举、去淫祠、毁佛寺、放寺僧、置备边库,功成一代名相。但又身陷党争泥潭,外放崖州,饮恨而终。

唐宪宗元和三年(808),皇甫?、牛僧孺、李宗闵对直言策时因策语太过于尖锐,得罪了时为宰相的李吉甫,李吉甫向唐宪宗哭陈此事,宪宗遂罢考官岭南节度使赵昌、户部侍郎杨于陵,而牛僧孺、李宗闵也久不得升迁。从而引发了李吉甫同牛僧孺、李宗闵之间的私怨,也成了诱发牛李党争的最早起因。

宪宗元和九年(814),淮西节度使吴少阳病死,其子吴元济欲接替节度使之位,故隐瞒实情,扩充军队。对吴元济的嚣张行为,朝廷内部处理方案不一,李吉甫主张对淮西用兵,另一宰相李逢吉却不赞同李吉甫的用兵策略,双方在此问题上产生了分歧,矛盾开始升级。后李吉甫暴死,裴度接替李吉甫为宰相,继续执行李吉甫对淮西用兵的政策,李逢吉则因与裴度政见不合,罢去宰相职务。此后矛盾步步升级,由个人之间的私怨,发展为政见的不合,而矛盾双方分别是裴度与李逢吉。

元和十四年(819),身为幕僚的李德裕随着府主张弘靖由河东入朝,授监察御史。宰相裴度原与李德裕之父李吉甫相善,政见又相同,加上李德裕当时已有名气。所以在长庆二年(822),裴度欲引荐李德裕为相。而裴度的政敌李逢吉为了对抗裴度,利用元稹与裴度之间的矛盾使裴、元先后罢相,继而又引牛僧孺入朝,出李德裕为浙西观察使。时李绅与李德裕、元稹同为翰林三俊,常有与皇帝接近的机会,李逢吉害怕李绅在唐宪宗面前举荐李德裕,“乃贬绅端州司马”。

李德裕受李逢吉的排挤,原因有二:

其一,间接的原因就是宪宗元和三年(808),牛僧孺、李宗闵、皇甫?三人对直言策时与李德裕之父李吉甫发生冲突而产生私怨,如今将怨恨转嫁于李吉甫后人李德裕的身上,故对李德裕进行压制。

其二,直接的原因是裴度、李逢吉互为政敌,裴度欲荐引李德裕为相,壮大自己的政治势力,为李逢吉所不容,所以李逢吉借排挤李德裕以打击裴度,李德裕成了两人斗争的牺牲品。李逢吉引牛僧孺入相,而将李德裕出为浙西观察使,自此后,两党斗争范围变大,渐形成各自的势力与集团,在政见、利益等方面变得对立起来,从而导致了分别以牛僧孺、李德裕为代表的集团的形成与斗争, “俄而僧孺入相,由是牛、李之憾结矣。”

李逢吉与裴度、李吉甫之间的斗争同牛僧孺、李宗闵与李吉甫之间的斗争汇聚在一起,李逢吉、李宗闵、牛僧孺站到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集团;而裴度、李吉甫则形成了另一个集团。李吉甫亡故后,裴度便荐引李德裕以增强自己的政治势力。自此以后,李德裕与牛僧孺的明争暗斗就真正地开始了,历史上的牛李党争也就名副其实了。这一时期,党争得到发展,裴度、李逢吉为了斗争,双双援引新人作为斗争的砝码,牛僧孺、李德裕分别卷入斗争之中,自此后,他们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之上,分别代表着不同的集团,进行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斗争。